【全国土地日】严守耕地保护红线

【全国土地日】严守耕地保护红线

今天也就是6月25日是第30个全国土地日,主题为“节约集约用地,严守耕地红线”。自然资源部表示,将继续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14亿中国人的饭碗,我们有能力也务必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自然资源部表示,我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决定了必须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今年我国耕地保护要牢固树立耕地数量、质量、生态三位一体保护理念,坚决守住耕地保护红线。

中国作为一个有13亿多人口的大国,粮食安全的特殊战略地位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耕地是国家粮食安全的根本保障是农业发展和农业现代化的根基和命脉。

刘明松表示,耕地不仅仅承载着粮食生产的基本功能,还有水土涵养、气候调节、农耕景观等生态功能,更是山水林田湖草整个生态系统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

余鸣谦:为石窟寺保护事业贡献智慧和力量

余鸣谦:为石窟寺保护事业贡献智慧和力量

今年5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冈石窟,强调“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要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在新中国石窟寺保护工作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保护文物为使命,以磐石般的坚定意志,奔走于祖国的山山水水、穿梭于大大小小的石窟之间。他们用理论和实践守护着石窟,开辟出一条从保护理念、原则到技术的文物科技保护之路。98岁高龄的余鸣谦便是早期的贡献者。

1943年,余鸣谦从北京大学工学院建筑工程系毕业后,便投身文物保护事业,心无旁骛一辈子。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 (现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工作,是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的发起者之一。他深耕石窟寺保护事业30余年,主持参加过多次具有开创意义的石窟寺保护工程。近日,我们采访了这位新中国石窟寺保护的功臣。

从1951年参加敦煌莫高窟状况调查开始,余鸣谦多次去往敦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莫高窟,人烟稀少,黄沙漫天,恶劣的自然条件并没有让他们止步,调查、勘测、设计从未停歇。1956年,他带着杨烈、律鸿年完成了第248—260窟早期北魏洞窟的勘察测绘、加固设计。这是上世纪50年代敦煌最大规模的加固工程,也是我国第一个石窟寺试验性加固工程。

1962年,国家文物局成立了以余鸣谦为组长的石窟保护组。石窟寺保护的“国家队”日益壮大。余鸣谦带着大家前往各地石窟调研,同时多方寻求科技协作。他们会同中国科学院中南化学研究所和北京地质学院,选择以云冈石窟第1窟、第2窟为加固保护对象,联合组建石窟寺加固保护项目组。经过几年研究试验,石窟寺岩体裂隙加固材料等关键技术取得了突破,并在石窟保护中得到广泛应用。可以说,这是新中国石窟寺科技保护的发端。这次研究也确立了许多原则,如保护材料要进行适用性试验,不能改变文物本体原状和颜色。这为我国“不改变文物原状”保护原则的形成提供了理论和实践支持。

1973年,云冈石窟展开了大规模的抢险加固“三年保护工程”。山西省委成立了云冈石窟维修工程领导小组,明确工程由余鸣谦负责。

“三年保护工程”的中心任务是解决洞窟裂缝崩塌的问题,确保石窟安全。1974年春季工程启动,在这3年里,除了冬天冰冻不能干活外,余鸣谦等工作人员都在云冈的工地上,住在石窟附近村子的戏台里。他们按照“抢险加固、排除险情、保持现状、保护文物”的工作原则,先易后难,根据不同洞窟险情的轻重程度,分别对待。采取的措施主要是灌浆、锚固、补砌、支护等,使那些悬石裂隙加固、残断落石归于原位。

比如,云冈石窟的露天大佛,最早并不是露天的,是因为塌陷后才成了露天大佛。塌陷最严重的是大佛的西边。余鸣谦说,这个窟是云冈石窟最大的一个洞窟,里面隐藏有中心柱子,当时快要倒了,大坐佛的胸部已崩塌成几块。经过反复实验,他们采取环氧树脂化学灌浆与锚杆加固相结合,将塌了的石块黏结起来,恢复了坐佛的完整性,同时对岌岌可危的窟顶也进行了保护处理,以免再次坍塌。

3年的加固,排除了第5窟至第20窟的危岩险情,基本保持了洞窟的稳定性,挽救了一大批濒临崩塌的洞窟及雕刻。1976年9月,国家文物局组织验收组对工程进行验收,对其工作高度评价。工程中采用的围岩裂隙灌浆加固技术,荣获1978年全国科学技术奖。

余鸣谦从事的工作多在荒郊野外。问起当年困顿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他没有只字怨悔;说到工作成绩,却多归于他人。“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是余鸣谦自书《道德经》里的一段话,挂在书房写字台前,代表了他内心的千言万语。(王金华 郭桂香)

《人民日报》(2020年05月22日20版)

责编:叶壮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是余鸣谦自书《道德经》里的一段话,挂在书房写字台前,代表了他内心的千言万语。(王金华 郭桂香)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22日   20 版)

责编:叶壮

七彩娱乐客户端下载-国家公园示范省青海“双十条”顶格管理保护野生动植物

七彩娱乐客户端下载-国家公园示范省青海“双十条”顶格管理保护野生动植物

资料图为红外相机监测到的雪豹。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中新网西宁3月5日电 (记者 罗云鹏)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5日披露,疫情之下,该省已相继出台《青海省强化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十项措施(暂行)》和《青海省全面加强野生植物保护十项措施》,旨在顶格管理保护野生动植物及风险管控。

青海是全球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之一,2018年《青海脊椎动物种类与分布》最新记录,该省有野生动物605种,同时也是中国首个承担双国家公园(即三江源国家公园、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省份。

资料图为红外相机监测到的金钱豹。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介绍,“双十条”措施涵盖野外栖息地保护、驯养繁殖监管、疫源疫病监测、自然教育等内容,同时结合国家公园示范省建设,推进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对陆生野生动物栖息地实行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

据了解,通过规范强化相关技术规程和标准制定,青海实行最严格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管理,建立青藏高原野生动物资源国家基因库,对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及遗传资源实行重点保护。

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介绍,该省将依托野生植物及其栖息地保护的信息管理系统,监视、监测环境对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生长的影响,及时发布预警信息,对受威胁野生植物采取必要的拯救措施。

此外,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繁育基地、种质资源库等,对珍贵、稀有、濒危野生植物资源进行迁地保护、离体保存、回归补植等保护措施。

青海是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基因多样性、遗传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是高寒生物自然物种资源库,青海的生态资源总价值18.39万亿元(人民币,下同),每年的生态服务价值7300亿元。

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表示,保护野生动植物直接关系到全球生态健康和安全,对保护人类共同家园、实现人类文化传承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责编:俞镜淇